雨傘下的執行

2014-10-30 03:19 http://www.gezegg.icu/ 來源: 作者:博望區人民法院 孫振華

  二〇一四年農歷甲午年,六月初一,正值江南“梅雨”季節。持續的陰雨給炎熱的初夏帶來一絲涼意,也給人們的出行帶來諸多不便。勤勞的博望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連日的陰雨有可能暗藏著執行的良機,執行法官們深諳其中的規律。執行小組晚上商定好執行預案,凌晨五時出發,撐起雨傘,在淅淅瀝瀝的雨聲里,去尋找平日里“難得一見”的幾個“老賴”。

  執行小組趕到老甘家時,老甘的妻子已經開始了一天的勞作,而老甘還躺在床上享受著下雨帶來的“假期”。談到他與小劉之間的糾紛,老甘直為自己叫苦,“我只是拿扳子輕輕敲了一下小劉的頭”。“但事情已經發生,你對他人造成了損害,就應當依法履行義務,否則還將承擔相應的后果”,執行法官斬釘截鐵的說道。老甘明白執行小組冒雨前來的意圖,眼見執行法官態度堅決,心想這回賴是賴不過去了,只好打電話籌款,讓其表哥送錢來。

  首戰告捷。雨還在下,執行小組匆匆趕往下一戶——老柳家。和老柳打過交道的都知道,老柳人老實,但腦子“一根筋”,自己認準的事情,十頭牛都拉不回來。六年前,老陳和老柳做刃模具生意,供應一批價值5000元貨給老柳,但貨款遲遲收不回來。老柳認為老陳的貨有質量問題,只愿意付1000元的“本錢”。兩人你來我往,打起了“持久戰”。現場說服不成,只能把老柳帶回法院。考慮到老柳的個性,執行法官使出“蘑菇”戰術,軟磨硬泡,耐心細致地向老柳宣講法律,一遍不明白就再來一遍。最終,在執行法官的感化下,老柳主動與老陳協商,并及時履行完畢。

  淫雨霏霏,連日不開。執行小組下一站是濱湖村,半路上停了警車,撐著傘,深一腳淺一腳地前行。

  小章是濱湖村的一名漆匠,早前因為買早飯停車問題與申請人丁大姐發生口角,繼而動手將丁大姐打傷。法院判決后,小章仍不思悔改,百般狡辯,拒不履行賠償義務。一番交涉后,執行小組將小章帶回,在執行局辦公室,小章仍然態度惡劣、拒不履行。執行法官再苦口婆心也無濟于事,只能祭出“殺手锏”,依法決定對其司法拘留十五日。次日,得知小章被送到了拘留所,小章的姐姐心急如焚,為弟弟的魯莽和無知向法官道歉,表示愿意為弟弟代為賠償。在取得丁大姐諒解后,小章的姐姐及時代為履行了全部義務。

  老甘交完執行款,繼續經營著自己的鍛床生意,以后再也不會“輕輕的敲別人一下”;老柳這次也算吃了點苦頭,對博望區法院的執行力度和耐心態度豎起了大拇指;小章被姐姐一番“痛說家史”,“愣頭青”的脾氣也將慢慢改變。各自回歸原有的生活節奏,不同的人有著不同的收獲:對于申請人來說,合法權益落到了實處;對被執行人而言,被強制執行的經歷會留下難忘的記憶;而在執行法官看來,執行永遠在路上,但他們無怨無悔,因為“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是他們的光榮使命。

  雨一直下。執行法官們帶上案卷,拿起雨傘,又一次風雨兼程……

冰球突破最高多少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