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在心坎上的及時雨

2014-10-30 03:20 http://www.gezegg.icu/ 來源: 作者:含山縣人民檢察院 梁立旗

  入梅后,我們這方天地二十多天里竟滴雨未下,終日皆是“烈日炎炎似火燒”。酷熱難耐的當兒,我最惦記的還是鄉下守著二畝多田不放的父親,假如這個季節還不下雨,“半枯焦”的禾苗再也保不住了,年邁體弱的父親又怎能吃得下、睡得安?

  那天傍晚,天突然陰起來,云愈來愈重。“老天啊,快下點雨吧!阿門、阿彌陀佛……”我在心里將外國神仙、中國菩薩都念叨著。

  終于,第二天清晨,睡夢中的我被嘩嘩的雨聲陡然驚醒,我從床上跳起來,迫不及待地給遠在偏僻鄉下的父親掛電話。電話那頭,父親顯得有些激動:“下啦!下透了,真是心坎上的及時雨!秧苗、棉苗有救了……”

  我們那個小村子,大部分田地都是丘陵荒崗上的梯田,沙壤土保水差,一塊水田灌到與田埂平齊,最多也只能保水三、五天。而幾口當家塘由于年久失修,成了大漏勺,盛不了多少水。不知從何年何月起,老祖宗就把那個村子取名叫“干塘”,種莊稼唯有“靠天收”。因而,村民們最盼望的就是風調雨順,用他們純樸的話說,就是隔三岔五,老天就降一場不大不小的雨才好。母親去世后,我們都勸年邁的父親別再種地了,可勸了幾年,父親都不聽,說讓田地里長出野草是罪過。我不知父親到底圖的是什么,或許是為露出手捧黃燦燦稻谷的欣慰笑容,或許只是那種泥土對他有著天然的誘惑。因而,每逢干旱時節,遠在城里的我總是心神不安、牽腸掛肚,只能默默地祈禱那方天地風調雨順。

  我太清楚干旱給家鄉小村帶來的傷痛。這些年,除了少數幾個風調雨順的年頭外,大部分年份的夏、秋兩季都是高溫少雨。干旱時節,大片大片的土地上布滿裂縫,走上田埂,人們都能聽到泥土的撕裂聲絲絲作響。秧苗、棉苗在烈日的暴曬下蔫蔫的耷拉著。為抗旱保苗,全村所有能上陣的人、所有能舀水的工具都派上用場。特別是稻子養花孕穗時的旱情更是讓人揪心,水塘早就干得底朝天,父親和村民們便在塘里挖出一眼眼土井滲水,然后用臉盆、水瓢舀水澆稻,就連小溝里、凹凼里的一瓢水也是好的……這時節是“一碗水一碗稻啊!”村民們能不急嗎?但人最終還是難以勝天,如果還是無雨再辛勞也是枉然,秧苗、棉苗、蔬菜苗還是被大片大片旱死。從這方惡劣環境里走出的我,刻骨銘心地感受到父輩乃至祖輩們的頑強、艱辛、悲情和無奈……

  當天晚上,我在甜甜的細雨中趕回老家。父親很開心,還破例來了一瓶老酒。那晚父親和我都喝高了,推開窗戶,風裹著濕漉漉的稻花香撲面而來。。。

冰球突破最高多少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