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案后查找到同案犯藏匿信息并轉交給偵查機關行為是否構成立功

2014-10-29 11:00 http://www.gezegg.icu/ 來源:(市中級人民法院) 作者:楊詩超


【案情】

2013年5月14日,徐某與黃某、朱某發生矛盾,徐某扇了朱某一耳光。后雙方相互邀約在馬鞍山市開發區節慶廣場打架,徐某一方邀集袁某等人,黃某、朱某一方邀集孫某等人,雙方在現場均使用砍刀、長矛對沖、對砍,并駕駛汽車相互追逐碰撞。孫某被徐某駕駛的汽車碰撞導致右脛骨下段骨折,袁某的右手腕被對方用長矛劃傷。經鑒定:袁某的損傷程度為輕微傷,孫某的損傷程度為輕傷。

本案偵查期間,偵查機關查明本案中有一“潘某”或者“小潘”參與犯罪,但不能核實該人的真實身份,無法對其進行網上追逃。黃某案發后被監視居住期間,積極打聽到潘某的居住社區和汽車車牌號,在一審法院收監之前把該信息告訴其姐姐黃某梅,要求黃某梅及時報告給公安機關并繼續尋找潘某;之后黃某梅將此信息提供給了偵查機關,偵查機關通過派出所基礎信息系統實有人口等相關工作,核實了潘某的真實身份,并提審黃某,黃某對潘某進行了辨認,偵查機關據此確認了潘某的真實身份,并查清了潘某的去向。

【分歧】

被告人黃某辯護人在二審庭審中辯護提出,上訴人黃某積極協助辦案機關抓捕同案犯,構成立功,應當予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二審出庭檢察人員認為被告人黃某提供的是同案犯的身份信息,屬于如實坦白部分,且有關同案犯的信息是其親屬提交給辦案機關的,不應當認定為協助辦案機關抓捕同案犯而構成立功。

【評析】

被告人歸案后在監視居住期間積極查找同案犯的身份信息以及藏匿地點并通過其親屬提交給偵查機關行為是否構成協助抓捕同案犯型立功?二審法院審理認為,上訴人黃某案發后監視居住期間積極尋找犯罪嫌疑人潘某,打聽到其住址以及汽車車牌號,在被羈押前通過其姐姐及時將此信息報告給偵查機關,并在偵查人員安排下辨認了該同案犯,應當認定為協助偵查機關抓捕同案犯,構成立功,其辯護人提出的上訴人黃某構成立功的辯護意見成立,予以采納,并據此對上訴人黃某量刑進行了改判。


筆者贊同二審判決對這個問題的審查認定意見。理由如下:

1、協助抓捕同案犯型立功的立法沿革。

《刑法》第六十八條規定:犯罪分子有揭發他人犯罪行為,查證屬實的,或者提供重要線索,從而得以偵破其他案件等立功表現的,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有重大立功表現的,可以減輕或者免除處罰。最高人民法院1998年4月17日《關于處理自首和立功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條規定,協助司法機關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包括同案犯)的,應當認定有立功表現。最高人民法院之后公布的司法解釋對“協助司法機關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這種類型立功的范圍進行了明確和限縮:

2008年12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全國部分法院審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就毒品案件的立功規定:共同犯罪中同案犯的基本情況,包括同案犯的姓名、地址、體貌特征、聯系方式等信息,屬于被告人應當供述的范圍,公安機關根據被告人供述抓獲同案犯的,不應認定其有立功表現;對抓獲實際起到協助作用,例如經被告人現場指認、辨認而抓獲或者帶領偵查人員抓獲同案犯的;被告人提供了不為司法機關掌握或者司法機關按照正常工作程序無法掌握的同案犯的藏匿線索以及交代了與同案犯的聯系方式、又按要求與對方聯絡,司法機關據此抓獲同案犯的,屬于協助司法機關抓獲同案犯,應認定為立功

2009年3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職務犯罪案件認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節若干問題的意見》規定:立功必須是犯罪分子本人實施的行為;協助行為對于其他犯罪嫌疑人的抓捕不具有實際作用的,不應認定為立功表現。

2010年12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處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體問題的意見》第五條第一款規定:犯罪分子具有四種行為之一的,屬于協助抓捕型立功,即:1、按照司法機關的安排,以打電話、發信息等方式將其他犯罪嫌疑人(包括同案犯)約至指定地點的;2、按照司法機關的安排,當場指認、辨認其他犯罪嫌疑人(包括同案犯)的;3、帶領偵查人員抓獲其他犯罪嫌疑人(包括同案犯)的;4、提供司法機關尚未掌握的其他案件犯罪嫌疑人的聯絡方式、藏匿地址的,等等。第二款規定:犯罪分子提供同案犯姓名、住址、體貌特征等基本情況,或者提供犯罪前、犯罪中掌握、使用的同案犯聯絡方式、藏匿地址,司法機關據此抓捕同案犯的,不能認定為協助司法機關抓捕同案犯。

梳理最高人民法院對協助抓捕同案犯型立功的上述規定,可以看出:1、不同司法解釋對提供同案犯身份信息及藏匿地點是否構成立功的規定方面存在明顯差異;2、對協助抓捕同案犯型立功的構成要件缺乏統一而明確的規定。最高人民法院對同一情形出現不同的司法解釋,可以按照“新法優于舊法”的法律適用原則予以處理,但是缺乏明確構成要件的規定導致刑事審判實踐中對協助抓捕同案犯型立功的認定困難。

2、協助抓捕同案犯型立功的構成要件。

認定協助抓捕同案犯型立功的關鍵問題在于“協助” 二字的解釋上。根據司法解釋的羅列,協助抓捕行為包括:1、帶領行為,即帶領偵查人員抓獲到其他犯罪嫌疑人。2、聯系行為,即按照司法機關的要求,將其他犯罪嫌疑人聯系至指定地點,偵查人員將其抓獲的。3、提供信息行為,即向司法機關提供其他犯罪嫌疑人的姓名、藏匿地點、聯絡方式等,偵查人員據此將其抓獲的;根據2010年司法解釋,提供的信息應當是其他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如果提供的是犯罪前、犯罪中掌握的同案犯的信息,不能認定為協助行為,這也意味著如果提供的是犯罪后掌握的同案犯的信息,偵查人員據此抓獲同案犯的,可以認定為協助行為;4、當場指認、辨認行為,也即經當場指認、辨認,偵查人員據此抓獲其他犯罪嫌疑人(包括同案犯)的;指認應當當場進行,這點自無疑義,但是辨認是否也應當當場進行?刑事訴訟法上的辨認,是指辦案人員的主持下,由證人、被害人或者犯罪嫌疑人對與案件有關的物證、犯罪場所或者犯罪嫌疑人進行識別、確認的一種活動,而對犯罪嫌疑人的辨認既可以直接面對面的辨認,也可以通過照片進行辨認,而照片辨認在司法實踐中則更為常見,體現在辨認筆錄中,因此,“當場”一詞應只限制“指認”,而不限制“辨認”。

根據上述司法解釋的精神,協助抓捕同案犯型立功的構成要件應當具備三個方面:

(1)協助抓捕行為與抓捕到其他犯罪嫌疑人具有因果關系,也即協助抓捕行為必須對司法機關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起到實際作用,如果沒有該協助行為,司法機關就無法抓捕到其他犯罪嫌疑人。

(2)協助抓捕行為不應當是其歸案后依法應當如實供述并應當實施的行為。刑事司法意義上的“如實供述”,指的是犯罪嫌疑人對自己以及同案犯所實施的主要犯罪事實的供述,既應當如實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實,還應當就其所知道的共同犯罪同案犯的姓名等身份信息以及共同犯罪的策劃、犯罪時間、地點、行為過程、后果、主觀心態等進行供述;如實供述的,構成坦白,可以從輕處罰,坦白并避免危害結果發生的,還可以減輕處罰,可見,坦白和立功一樣,均是犯罪嫌疑人法定從輕、減輕處罰情節,二者在內涵以及外延上不具有重合性,將犯罪嫌疑人如實交代犯罪之前以及犯罪過程中所掌握的同案犯的身份信息、聯系方式不列入協助抓捕同案犯類立功是有法理基礎的。

(3)協助抓捕行為必須是被告人本人實施的行為,其他人(比如其親屬)實施的協助行為即使對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起到實際作用,也不能構成立功。

3、本案二審認定上訴人黃某行為構成協助抓捕同案犯型立功是正確的。

本案中,二審認定上訴人黃某具有立功情節是正確的。首先,其向辦案機關提供的同案犯罪嫌疑人潘某的藏匿地點以及汽車車牌號等信息是案發后在被監視居住期間通過積極尋找而獲得的,也即不是其犯罪前或者犯罪過程中獲得的,不屬于其如實供述的范疇。其次,同案犯罪嫌疑人潘某的信息雖然是黃某親屬向辦案機關報告的,但是該信息是黃某自己積極查找而獲得,只是在被一審法院決定逮捕收監時告訴其親屬并通過其親屬報告給偵查機關。第三,上訴人黃某在偵查人員安排下辨認了該同案犯,對其進行了識別、確認。可見,正是由于上訴人黃某的積極協助行為,辦案機關才查清了同案犯罪嫌疑人潘某的具體身份信息、藏匿地點,并予以抓獲,符合上文分析的協助抓捕同案犯型立功的構成要件,應當認定構成立功。


冰球突破最高多少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