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起典型案例看轉化型搶劫罪之“當場”

2014-10-29 11:07 http://www.gezegg.icu/ 來源:(花山區檢察院) 作者:胡曉波


基本案情

2014年1月的一天晚上,丁某在某大型超市南門口蹲點,等待機會盜竊財物,其發現一對青年男女邊說話邊準備進門,其中女方張某右邊口袋有一部手機,于是丁某快速上前假裝擠了一下,趁機拿走了手機,后迅速離開南門,張某及其男友孫某一進門就發現手機不見了,兩人感覺剛才離他們最近的是三個可疑男子,于是兩人尾隨三名男子走了十幾分鐘,到某小區門口時,孫某攔住三名男子,但三人否認盜竊手機,孫某、張某遂報警,民警到現場后將三人均帶回派出所,因三人身上沒有發現被盜手機,且均無前科,警察排除了三人盜竊的可能,此時,110又接到報警電話稱該大型超市二樓內又發生盜竊案,民警趕往超市去處理,經調取監控視頻,盜竊張某手機的是一名戴著帽子的男子。丁某在其后的一個多小時內,一直在該超市東門附近等地方到處轉悠,因沒有發現目標,決定和偶遇的一個熟人打車回家,剛準備上車,張某、孫某從超市出來,看到了丁某,發現跟視頻里的人比較相似,于是告訴了身邊的民警,警察上前對兩人進行盤問,丁某考慮到手機還在身上,于是拒絕接受盤問,后趁警察不注意,迅速向附近某小區內跑了起來,丁某在逃跑過程中撿起地上的一塊磚頭,威脅警察不要追了,放過自己,但警察仍然緊追不放,并告知其襲警的后果,丁某表示自己不會襲警的,求警察放過自己,在不停地追逐中,丁某到了某棟樓下,看無處可逃,上了五樓,警察叫來了另外兩名民警,將躲藏在樓道里的丁某抓獲。

分歧意見

一種意見認為,丁某在實施盜竊行為后,為抗拒抓捕,當場使用暴力,應構成轉化型搶劫犯;第二種意見認為,丁某構成盜竊罪和妨害公務罪;筆者認為,丁某應單獨構成盜竊罪。

案例分析

我國刑法第二百六十九條關于轉化型搶劫罪的法律規定為:“犯盜竊、詐騙、搶奪罪,為窩藏贓物、抗拒抓捕或毀滅罪證而當場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脅的,應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三條的規定定罪處罰。”本案中,丁某扒竊手機的行為首先是構成盜竊罪的,那么其在被民警盤問后逃跑并持磚頭抗拒抓捕的行為能否轉化為搶劫罪,關鍵因素在于是否 “當場”使用暴力。實踐中,犯罪現場與使用暴力的當場相一致時,嫌疑人能否構成轉化型搶劫罪,不存在分歧。筆者認為,當嫌疑人的犯罪現場與為拒捕、窩藏或轉移犯罪贓物而使用暴力的當場并不完全一致時,認定其是否符合轉化型搶劫罪的“當場”時,應綜合考慮以下因素:                                                          

1、時間和空間上是否連續不中斷。轉化型搶劫的“當場”是一個綜合性概念,時間上要求暴力、威脅行為應當與盜竊、詐騙、搶奪行為前后連續而未間斷;空間上要求暴力、威脅行為發生在盜竊、詐騙、搶奪行為的現場或與之緊密相接的場所。本案中,丁某在盜竊被害人張某手機之后,迅速離開了現場,其到了東門之后,準備再盜竊財物但是沒有找到機會,于是在8點左右,其碰到熟人,準備和其一起打車走,倆人走到超市附近某小區路口時被民警發現,此時距離其盜竊張某手機已經過了一個小時,且不在盜竊時的現場,應該說,在時間上和空間上均有中斷。

2、追捕行為是否持續不間斷。對嫌疑人的追捕是一個持續不間斷的過程,既包括行為人尚未離開前行為的現場或一離開現場就被人發覺并立即抓捕,也包括發現行為人并對其實施一定時間的監視后再實施抓捕。只要行為人始終處于追捕人的視線范圍內,不論持續多久,其暴力行為均屬于當場實施。在本案中,丁某并不是一直處于被害人或民警的視線范圍內,相反的,張某和孫某發現手機丟失后,尾隨三名自己認為是嫌疑人的男子一直到某小區門口,后來還通過報警由民警將這三個人帶到派出所最后排除了三人盜竊的可能,這一情節表明,丁某在盜竊手機后已經完全既遂,被害人并沒有懷疑到他,更不知道他的去向,從一開始已經脫離了被害人的視線范圍,至于事后通過監控發現可能是丁某,我們應該看成一起普通盜竊案在發生之后一個正常的偵查過程,其為了抗拒抓捕而以暴力相威脅,該暴力對先前實施的盜竊而言已不再是“當場實施”,失去了轉化的時空條件。

3、前后行為的是否具有因果關聯。暴力的使用或威脅是為了窩藏前行為所得贓物、抗拒因前行為所受到的抓捕或是為了毀滅能夠證明前行為的罪證,則可以轉化為搶劫罪。丁某并不是因為實施了盜竊行為被追捕,而是在離開犯罪現場后,僅因形跡可疑被民警盤問,進而為抗拒抓捕而以暴力相脅迫。其盜竊行為與脅迫行為不具有引起與被引起的關聯性,因此其行為不能轉化為搶劫罪。

同時,筆者認為,丁某后來在無法擺脫警察追捕的情況下,拿磚頭讓警察不要靠近的行為,應認為是一種“拒絕”行為,而不是“阻礙”行為,他對警察的身份是明知的,也對警察說了他不會傷害警察的,其在案發后不想被抓走,但是當看到反抗沒有用時候,他還是扔掉了磚頭,事實上沒有造成警察受傷,其情節與一般的妨害公務行為還是有一定區別的,因此筆者認為不應認定為妨礙公務罪,應單獨以盜竊罪追求丁某的刑事責任。


冰球突破最高多少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