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重復評價原則在盜竊案中的適用

2014-10-29 11:10 http://www.gezegg.icu/ 來源:(博望區檢察院)  作者:樊崢嶸


【案情】

2012年12月初,因犯盜竊罪被判刑的文某和馮某(另案處理)刑滿釋放后從貴州來到馬鞍山,找到同樣因盜竊被判刑而剛出獄的孫某,三人經共同商議后到馬鞍山市博望區找家工廠行竊。12月15日晚,三人攜帶液壓剪、撬棍、螺絲刀等工具,翻墻進入一家工廠,盜竊白酒四瓶和筆記本電腦兩臺后逃離,后孫某、文某先后被公安機關抓獲。經鑒定,上述財物價值1552元。2013年4月16日,檢察機關對被告人孫某、文某提起公訴。

【審判】

審理中,對于孫某、文某的盜竊行為,合議庭沒有異議,一致認為應以盜竊罪定罪量刑,但對于孫某、文某是否構成累犯,存在兩種意見:一種意見認為,孫某、文某的盜竊行為符合累犯的規定,另一種意見認為孫某、文某的盜竊行為不符合累犯的規定。

認為構成累犯的理由是,孫某、文某于2012年刑滿釋放,在前罪刑法執行完畢后,五年內再犯應當被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之罪,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六十五條之規定,系累犯。

認為不構成累犯的理由是,孫某、文某盜竊財物價值僅有1552元,且孫、文二人有盜竊罪的前科,根據2013年4月4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盜竊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條之規定,已經對該二人的盜竊行為提起公訴,不應再以累犯適用。

【評析】

筆者同意第二種觀點,認為對孫某、文某二人的行為不宜適用累犯的規定。以上雙方爭議的焦點在于禁止重復評價原則的適用。

禁止重復評價原則是指在定罪量刑時,禁止對同一犯罪構成事實予以二次或二次以上的法律評價。禁止重復評價原則起源于羅馬法,以法的正義性為價值基礎。禁止重復評價原則具有兩個特征:一是禁止重復評價的對象不僅包括定罪情節,還包括量刑情節,換言之,已經用作定罪情節的事實,不能在量刑中再次發揮作用,同一量刑情節不得被數次評價;二是禁止重復評價必須發生在同一訴訟的量刑階段,這是禁止重復評價與一事不再理的重要區別。一事不再理是指法院對于任何已經生效裁判加以處理的案件,不得再行審判,對所有已被生效法律裁判確定為有罪或無罪的被告人,也不得再行審判或科刑。一事不再理是訴訟法中的概念,它是從程序法的角度對被追訴人的人權進行保障,而量刑中的禁止重復評價是刑法上的概念,它是從實體法的角度對被告人的人權進行保障,兩者既有區別,又有聯系。

第二種認為孫某、文某的行為不構成累犯的觀點引用了重復評價原則,認為在某種因素(如行為、結果)已經被評價為一個犯罪的事實時,不能再將該因素作為同一案件中量刑根據再次進行評價。根據禁止重復評價原則,同一個情節是不能作兩次以上評價的不只是在已經確定行為人構成犯罪的情況下如此,在罪與非罪的判斷中也是如此。2013年4月4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盜竊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條規定,“盜竊公私財物,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數額較大’的標準可以按照前條規定標準的百分之五十確定:(一)曾因盜竊受過刑事處罰的;……”,檢察機關據此向法院提起訴訟,認為被告人孫某、文某犯盜竊罪。在此,“曾因盜竊受過刑事處罰的”已作為犯罪構成要件(或要素)進行了刑法的評價,成為盜竊罪的定罪情節,根據“禁止重復評價”原則,曾因盜竊受過的刑事處罰當然也就不能再次成為本案中的量刑情節,更不能成為在相應法定刑幅度內構成累犯而從重處罰的依據。因為立法中把這種情節加重或減輕的情況作為一個獨立的罪刑單位予以考慮,已經涵蓋對它的評價,若在量刑中再次評價則顯失妥當。如:在以情節嚴重作為構成犯罪必要條件的犯罪中,不能在量刑中把情節嚴重再次作為從重處罰的根據。結合本案,孫某、文某盜竊財物價值1552元的違法數額原本未達到盜竊罪定罪數額2000元的標準,不成立犯罪但卻因曾受過刑罰且刑滿釋放不滿5年不但要成立犯罪還要以累犯論處。如此一來“曾受過刑事處罰”情節實際上不僅在充實犯罪構成要件、使行為由非罪到犯罪中起了促成作用而且在量刑上也導致了較大程度的從重處罰。換言之,被告人孫某、文某盜竊財物價值1552元的行為,在入罪時已經作為定罪情節予以評價,在量刑時再次評價有違重復評價原則,也與罪責刑相適應原則是相違背的。

冰球突破最高多少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