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受情人的財物能否構成受賄罪

2014-10-29 11:18 http://www.gezegg.icu/ 來源:(花山區檢察院) 作者:馬云飛


案情

王某為某國有甲公司下屬全資乙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兼經理,全面負責乙公司行政管理及生產經營管理。2004年5月,王某偶然機會與某餐飲集團A大酒店大堂經理周某認識,兩人感覺相遇很晚,之后兩人發生性關系,一直至案發。期間:2005年初,周某提出利用王某行政管理的職權將乙公司購買茶葉、煙酒等辦公招待用品、勞保用品的業務交由其承接,王某予以許諾;周某遂注冊成立丙零售品商店,主要為乙公司提供日用招待煙酒、茶葉以及職工節日福利所用大米、色拉油、茶葉、水果。作為酬謝,2005年11月,周某以王某過生日為名義送給王某價值36000元浪琴手表一塊;2006年8月,周某以王某女兒考上大學為由,送給王某價值8100元索尼筆記本電腦一臺及5000元現金。上述款物折合人民幣共計49100元。

分歧

第一種意見認為,王某行為屬于“情人”之間互相贈送財物的行為;王某接受周某現金及相關物品是發生在兩人成為 “情人關系”之后,王某收受周某現金及相關物品含有感情因素,畢竟周某也曾在一些特定的節日也會收到王某送給的相關禮物,雖然王某利用了一定的職權,但根據刑法的謙抑性原則,王某屬于違紀行為,不構成受賄,應當移交甲公司紀檢監察部門處理。

第二種意見認為,王某與周某之間屬“情人關系”是客觀事實,但不能為此就認定上述兩人行為屬“情人”之間互相饋贈財物,應全面分析、綜合判斷整個案情的各個因素。本案中王某根據周某提出的請托事項,利用其負責管理乙公司的職務便利,實施了為周某謀取利益的行為,符合受賄罪的構成要件,應當以受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評析

筆者同意上述第二種意見。“情人關系”是否影響其受賄行為的認定以及“情人”之間互相贈送財物的行為是否會構成受賄罪,不能一概而論,需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

根據我國刑法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商業賄賂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區別國家工作人員接受饋贈與收受賄賂應當結合以下因素全面分析、綜合判斷:(一)雙方關系;根據國家工作人員與特定關系人之間有無經濟往來的情況,判斷其是否具有饋贈的友誼和感情基礎(二)經濟往來的價款;結合當時當地的禮節習俗和雙方的友誼、感情狀態,根據經濟往來價值的大小,區分是受賄還是饋贈(三)經濟往來的緣由、時機和方式,提供財物方對于接受方有無職務上的請托(四)接收方是否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提供方謀取了利益。
   就本案而言,王某是某國有甲公司下屬全資乙公司法定代表人兼經理,系國家工作人員,符合受賄罪的主體要件。在王、周兩人接觸并成為情人期間,為取悅于周某,王某在特定的節日、時期,如情人節、周某的生日,經常會送給周某價值在400元左右的禮品或支付數額較小的費用,這從客觀上說明王、周之間確屬存在一定的感情基礎;但從周某在王某過生日、女兒考上大學分別送給王某價值較大的財物來看,王、周雙方的價款差別懸殊,已經超出“饋贈”合理的范疇;受賄罪的社會危害本質在于職務便利與金錢交易,侵犯國家工作人員職務的廉潔性。王某根據周某提出的承接乙公司辦公招待用品、職工福利用品的請托事項,利用其負責管理乙公司行政管理的職權,實施了實現為周某謀取利益的行為,為此周某也獲得了利益,符合受賄罪中“利用職務便利”及“為他人謀取利益”構成要件。在本案取證中,周某曾向檢察機關提供證言:“我從乙公司賺到了一些錢,我送給王某現金、物品也有出于對王某的感謝的意思”。通過上述證言可以看出周、王的不正常經濟往來反映出之間的“權錢交易”實質。

綜上所述,王某在擔任某國有甲公司下屬全資乙公司法定代表人兼經理期間,利用其職務上的便利,將本單位的相關業務交由周某承接,為周某謀取利益,并收受周某給予的賄賂,王某的行為已構成受賄罪。

冰球突破最高多少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