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意毆打他人型尋釁滋事罪中“隨意”應如何認定

2014-10-29 11:21 http://www.gezegg.icu/ 來源:(含山縣檢察院) 作者:黃 寧 張敬香


尋釁滋事罪,是指行為人為尋求刺激、發泄情緒、逞強耍橫等,在公共場所無事生非,起哄鬧事,肆意挑釁,破壞公共秩序的行為。其中“隨意毆打他人”情節惡劣的,構成尋釁滋事罪,因此,“隨意”成為毆打他人構成尋釁滋事的必備條件,行為人毆打他人的行為是否“隨意”成為罪與非罪、此罪和彼罪的標準。由于現行刑法對“隨意”未作明確的解釋,司法實踐中對此爭議頗多。對如何界定“隨意”,筆者結合刑事檢察工作實踐,認為對其應從以下五個方面對隨意毆打他人型尋釁滋事罪中“隨意”進行認定,以期在司法實務中對“隨意”進行準確理解與適用。

一、犯罪對象非特定性

“犯罪對象是指行為所作用的法益的具體人或者物。”以隨意毆打他人形式構成的尋釁滋事罪與故意傷害罪在犯罪構成特征上有共性之處即均具有毆打他人的行為,但兩者犯罪客體截然不同,前者的犯罪客體是復雜客體—社會公共秩序、他人的人身權利,公私財產權利。后者的犯罪客體是簡單客體—他人的健康權利,基于對不同利益保護的需要,刑法對此作出了不同的規定。故意傷害罪的犯罪對象是特定的,行為人在行為之前對所欲加害的對象是有選擇的,而尋釁滋事罪中,行為人隨意毆打的“他人”是不特定的,這里的“他人”可以是任何人,行為人在行為之前對所加害的對象沒有選擇,常常表現為“見誰打誰”、“看誰不順眼就打誰”,正是基于此點,這種毆打“他人”的行為才有可能一方面對公共秩序造成侵害,另一方面也侵犯“他人”的人身權利。

二、時間隨即性

時間隨即性中的“隨即性”是指行為人毆打他人的行為系“一時興起”、“臨時起意”。就一般而言,犯罪行為人實施某種犯罪行為往往有一個從產生犯意、到犯罪預備再到實施犯罪行為等循序漸進的過程,盡管就不同種類犯罪而言,這一過程的時間有長、有短,例如謀殺案時間可能較長,“激情”殺人案時間較短,但這一過程卻總是存在的,這一過程往往是行為人在考慮“該不該…”、“能不能…”的過程,而對于尋釁滋事罪中隨意毆打他人的行為,行為人在尋求刺激、逞強耍橫等心理支配下,行為人在實施行為時根本不會考慮“該不該…”、“能不能…”等問題,對行為人來說是“想打就打”。

三、事由非常理性

隨意,“即任憑自己的意思。”“隨意毆打他人”即行為人任憑自己的意思,沒有任何原因、理由而毆打他人。如果行為人系“事出有因”而毆打他人,如因基于對小偷的憤恨而對其抓到的小偷實施毆打行為,或因生活瑣事而毆打了與之有矛盾的當事人,因其事由是特定的,故不屬于尋釁滋事。這里需要注意的是,實踐中實施“隨意毆打他人”的行為人在行為時或訴訟中總會為自己的行為“找理由”,司法實務中在肯定行為人的行為是否屬于“隨意”,應注意從主客觀相一致原則分析行為人所找的“理由”,判斷的標準應當側重于分析行為人所找的理由是否有違常理。

四、動機無視法紀與公序良俗性

“所謂犯罪動機,是指刺激犯罪人實施犯罪行為以達到犯罪目的之內心沖動或者內心起因。”犯罪動機是犯罪人實施犯罪行為過程中存在的主觀心理活動,它在形成和作用過程中反映了行為人的主觀惡性和社會危害程度,刑法之所以要將“隨意毆打他人,情節惡劣”的行為規定為犯罪,就是基于對行為動機的考量,構成尋釁滋事罪的“隨意毆打他人”的行為,行為人通常帶有蔑視法紀、尋求精神刺激、發泄情緒等心理傾向。行為人之所以要毆打他人并不是基于某種既有的事由或為了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的需要,而是基于尋求精神刺激、發泄某種情緒、逞強耍橫而置國家法律和公序良俗于不顧。另一方面,行為人毆打他人動機的產生,往往具有很大的“隨意”性,行為人總是借助于被害人的“小過錯”而借題發揮、乘勢而為,對被害人而言往往防不勝防,例如,行為人因路人看他一眼等故而對被害人進行毆打,這就決定了行為人具有較大的人身危險性,故需要法律對其進行規制。

五、地點不分場合性和公開性

就一般犯罪人而言,為實現其犯罪目的或為了增強其犯罪行為的隱蔽性以逃避法律的追究,犯罪地點的選擇往往是犯罪行為人事前必須考慮的因素,而尋釁滋事行為人因其價值觀被扭曲,行為人希望通過毆打他人的行為來證明自己的存在和價值。無辜的被害人只是他們取樂、發泄的對象,所以行為人往往不會考慮場所的選擇,實踐中尋釁滋事的行為往往易發于公園、商場、娛樂場所、車站、碼頭、農貿市場等公共場所,也正由于此,尋釁滋事行為才會造成對這些場所公共秩序的嚴重破壞。

“隨意”系行為時的心理傾向,屬犯罪的主觀方面,但在司法認定過程中應把上述五個方面統一起來,作為一個有機的整體作全面的考察和分析。犯罪動機系最為核心的方面,因為它決定了行為人的主觀惡性和社會危害程度,也決定了其它四個方面,正因為行為人試圖通過毆打人的行為來達到逞強、示威的目的,所以行為人才會不分時間、不問地點、不管是誰,在毫無事由的情況下公然毆打他人,從而造成社會公共秩序的嚴重破壞,具有了較大的人身危險性。當然,隨意毆打他人的行為最終是否構成犯罪,還需考量其“情節惡劣”的程度。


冰球突破最高多少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