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怒火”的代價

2014-10-29 11:28 http://www.gezegg.icu/ 來源:(市中級法院) 作者:林建敏


編者按:年紀輕輕便輟學在外打工,他們從學校走出,踏入社會尋找歸宿,然而在這個些許叛逆的年紀,多少有些年輕氣盛、因知識貧乏而吃過苦、吃過虧,一旦有不如意便怒火中燒,意圖報復。何曾想,法律從來不是兒戲,若敢以身試法,必將身陷圇圄。

【案情】

魏某,男,1994年11月18日出生于安徽省當涂縣,初中文化,“輝煌服裝廠”員工。

朱某,男,1996年4月6日出生于安徽省當涂縣,初中文化,“輝煌服裝廠”員工。

王某,男,1995年6月13日出生于安徽省當涂縣,高中文化,在校學生,住當涂縣塘南鎮大姜村盧村自然村。

魏某、朱某均是 “輝煌服裝廠”的員工,該服裝廠系吳某承租當涂縣石橋鎮永新村民委員會的房屋開辦的。2012年7月,魏某(16周歲)、朱某(17周歲)因工作瑣事對該廠負責人吳某不滿,遂產生放火燒服裝廠報復的想法。后二人邀集在校學生王某(17周歲)共同放火燒服裝廠,王某表示同意。2012年8月中旬,三人商量購買酒精作為引燃物,魏某、朱某分兩次在石橋鎮一超市和“紅萍大藥房”購買了高度數白酒和酒精,后三人多次準備實施放火未果。2012年8月26日晚,三人約好第二天凌晨去放火。2012年8月27日0時40分許,朱某將事先購買的高度數白酒和酒精交給魏某和王某,魏某和王某攜帶高度數白酒、酒精和打火機至“輝煌服裝廠”二樓,從二樓東邊的門進入車間,將高度數白酒和酒精倒灑在門西邊的褲料上,魏某用打火機將褲料點燃后與王某逃離現場。“輝煌服裝廠”二樓的四個車間有三間被全部燒毀。經鑒定,被燒毀房屋、縫紉機、空調等物品價值人民幣45余萬元。案發后,魏某、朱某投案自首。王某親屬賠償被害人損失20000元。在案件審理過程中,被害單位當涂縣石橋鎮永新村民委員會向出具諒解書,表示對三人的行為表示諒解。

法院另查明,2012年8月期間,朱某兩次盜竊當涂縣石橋鎮永新村某某超市內現金2200元、香煙若干條價值2920元,案發后朱某的家屬賠償被害人損失,取得了被害人的諒解。

【法院判決】

一審法院審理認為,魏某、朱某、王某故意放火焚燒他人財物,危害公共安全,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其行為均已構成放火罪。朱某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竊取他人財物,數額較大,其行為已構成盜竊罪。朱某犯數罪,應當數罪并罰。鑒于魏某、朱某、王某犯罪時不滿十八周歲,故依法均予以減輕處罰。魏某、朱某放火犯罪后自首,王某放火犯罪、朱某盜竊犯罪案發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魏某具有立功表現,故依法均予以從輕處罰。在放火犯罪中,朱某、王某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相對較小,魏某、朱某、王某親屬賠償被害人經濟損失,取得了被害人、被害單位的諒解,酌情從輕處罰。在盜竊犯罪中,朱某親屬賠償被害人張某經濟損失,取得了被害人的諒解,酌情從輕處罰。為維護公共安全和社會治安秩序,保障公私的財產權利不受侵犯,懲罰犯罪,特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條第一款、第二百六十四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十七條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八條、第六十九條之規定,判決:一、被告人魏某犯放火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二、被告人朱某犯放火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犯盜竊罪,判處拘役四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5000元;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5000元。三、被告人王某犯放火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

一審宣判后,朱某、王某不服判決,提出上訴。二審法院經審理認為,原判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性準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法官點評】

一、關于共同犯罪

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故意共同犯罪。二人以上共同過失犯罪,不應認定為共同犯罪;應當負刑事責任的,按照他們所犯的罪分別處罰。共同犯罪按地位、作用可分為主犯、從犯、脅從犯、教唆犯。本案中,關于共同犯罪涉及到兩個問題:一是朱某并未實際參與放火行為,是否能認定為共同犯罪;二是朱某、王某在整個犯罪過程中作用相對較小,能不能認定為從犯。關于第一個問題,本案中,朱某與魏某、王某事先進行預謀實施放火犯罪,其雖未實際參與放火行為,但事先購買了高度數的白酒和酒精并將該引火材料交給魏某、王某,整個犯罪分工明確,朱某的行為對于整個犯罪起到了作用,理應認定為共同犯罪。第二個問題,本案實施放火的犯意雖然是魏某提起,但朱某積極響應,并與魏某邀集王某參與,還應魏某的要求分兩次購買了助燃的高度數白酒、酒精;王某受邀后,亦積極參與;三人還多次到輝煌服裝廠伺機放火。案發當天,魏某、王某到朱某家取來用以助燃的酒精和高度數白酒,實施了放火行為。因此,朱某、王某在共同放火犯罪中所起的作用只是略小于魏某,因而不宜認定為從犯。

二、關于自首、立功

(一)自首

《刑法》第六十七條第一款規定,自首是指犯罪分子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行為。自首的成立需具備兩個條件,即自動投案和如實供述。自動投案要求犯罪人犯罪以后至被發現之前主動向有關機關投案,有關機關包括公安、檢察、法院及犯罪人工作所在單位或居住地村委會、居委會等機構。如實供述犯罪事實要求犯罪分子投案以后,全部供述自己的罪行,至少是如實供述了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實,共同犯罪案件的犯罪分子,還應該供述其所知道的同案犯。我國《刑法》第六十七條第二款規定,被采取強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實供述司法機關還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論。本案中,魏某、朱某案發后主動投案并如實供述犯罪事實,屬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可以免除處罰,這也體現刑法坦白從寬的原則。

(二)立功

《刑法》第六十八條規定,立功是指犯罪分子揭發他人犯罪行為查證屬實的,或者提供其他案件重要線索,使得案件得以偵破等表現的行為。立功分為一般立功和重大立功兩種。一般立功是指犯罪分子揭發他人的犯罪行為經查證屬實是較輕的犯罪,或者司法機關根據犯罪分子提供的線索偵破的一般犯罪案件;重大立功是指犯罪分子有檢舉、揭發他人重大案件的重要線索,經查證屬實,阻止他人重大犯罪活動或者協同司法機關抓獲其他重大犯罪嫌疑人以及對國家和社會安全有其他重大貢獻等表現的,應當認定為有重大立功表現。本案中,魏某有檢舉他人犯罪的表現,屬于一般立功,依法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三、關于數罪并罰

根據《刑法》第六十九條規定,數罪并罰是指人們法院對一行為人在法定時間內所犯數罪分別定罪量刑后按照法定的并罰原則及刑期計算方法決定其應執行的刑罰制度。本案中,朱某犯有放火罪、盜竊罪二罪,應當進行數罪并罰。數罪并罰,除判處死刑和無期徒刑的以外,應當在總和刑期以下,數刑中最高刑期以上,決定執行的刑期。朱某犯放火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犯盜竊罪被判處拘役四個月,并處罰金5000元。對于主刑,朱某的刑期應在有期徒刑四年以上(含四年),由于有期徒刑和拘役為不同刑種,此處采取吸收原則,決定主刑為四年,對于附加刑則采取并科原則,最終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四年,罰金5000元。

四、本案給我們的教育和啟示

(一)家庭教育缺失是青少年犯罪的重要原因。魏某年幼時母親便去世,從小隨父親生活,朱某、王某的父母忙于生計,均長期在外打工,與子女溝通交流較少,對子女缺少管教。魏某、朱某初中未畢業即輟學在外打工,過早進入社會,加之青少年時期好奇心、好勝心強,遇到些許不順,在缺少家長引導的情況下,采用極端手段,應引以為戒。

(二)三被告人法律意識淡薄。三被告人犯罪時均為未成年人,有的很早就輟學,有的高中在讀,法律知識極其缺乏,運用法律解決問題的意識和能力嚴重不足。廣大在校學生因吸取教訓,在學習課本知識的同時,掌握基本法律常識,遇事冷靜思考,積極運用法律等其他渠道解決問題。

(三)呵護青少年健康成長需要社會各界共同參與。青少年健康成長關系著祖國的未來,家庭、學校、社會及各機構均應承擔起相應的責任,努力營造良好的學習、工作、生活氛圍和環境,讓祖國的未來茁壯成長。


冰球突破最高多少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