縫合村戶“斷層” 強化基層治理

2014-10-30 03:07 http://www.gezegg.icu/ 來源:市綜治辦 作者:

關于推行農村社會管理員制度的調查與思考

  2013年起,和縣石楊鎮試點推行農村社會管理員制度,把“村民小組長”升級為“農村大管家”,建立起網格化管理的農村模式,有效解決了農村地區社會治理領域存在的諸多難題,基層社會治理工作實現了政府治理和村民自治的良性互動。

  一、背景和起因

  隨著農村改革的不斷深化和城鄉一體的加快融合,農村社會事務日益增多,社會矛盾愈發凸顯,治理難度不斷加大,迫切需要創新治理體制,改革治理方式,加強治理隊伍建設。然而,長期以來,對農村社會治理未能給予足夠的重視,治理力量比較薄弱,治理機制不夠完善,特別是與農民聯系最直接、最緊密的村民小組長這個“末梢神經”沒有打通,一定程度上制約了農村社會治理的創新發展和實際成效。主要表現為:一是地位上的“忽視”。農村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后,對生產隊(即村民小組)的依賴性小了,認為“包干到了戶,各走各的路,組長可有也可無”,從而忽視了村民小組長的制度建設,久而久之,村民組長便形同虛設,導致村與戶之間出現了“斷層”。二是作用上的“缺位”。經過幾輪并村調整,行政村規模大了、范圍廣了、村民多了,相比之下,村干部數量卻沒有增加,幾個村干部對應幾十個自然村、幾千號人,事多且雜,不堪重負,往往是“按下這個葫蘆浮起那個瓢”,甚至一些矛盾問題和不穩定因素事前根本沒得到任何信息,直到村民上訪或發生案(事)件了,村干部才知道。信息不靈、情況不明,服務不周、應對不力,究其原因還是處于第一線的村民小組長“缺位”。三是認同感的“缺失”。村民小組長報酬主要靠村集體自籌自支,待遇低且沒有財政保障,導致村民小組長工作主動性不強,征地拆遷、新農村建設等一些有額外報酬的工作還能積極參與,其他一般性工作大多是消極對待、敷衍應付,做老好人、怕得罪人現象普遍,村民中流行著“鎮干部忙、村干部累、村民組長無所謂”的順口溜。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要創新社會治理體制,改進社會治理方式,提高社會治理水平。社會治理的根基在基層,村民小組長是農村基層治理的“根須”所在。加強村民小組長隊伍建設和制度建設,縫合村戶之間“斷層”,是新時期加強農村社會治理的積極探索,也是貫徹黨的群眾路線的生動實踐,更是夯實基層治理根基的現實需要。為順應新時期、新形勢的新要求,化解農村社會治理難題,和縣石楊鎮在深入調研的基礎上,對“村民小組長”進行了升級再造,建立起覆蓋全域的農村社會管理員隊伍,打造了網格化管理的農村模式,取得了明顯成效,積累了寶貴經驗。

  二、做法和成效

  在保持現有村級自治模式的框架內,深度整合資源,按照“規模適度集中、方便生產生活、有利群眾自治”的原則,以自然村為單一網格(30到50戶),配備1名社會管理員(200人以上的自然村增設1名),將全域劃分為若干網格,讓農村社會治理事務在網格內解決。

  一是嚴格標準選準人。社會管理員按照“政治可靠、遵紀守法、長期在家、熟悉村情、熱心公益、辦事公道、身體健康”、“年齡一般不超過65周歲(在群眾中威望較高的可適當放寬)”、“有一定文化”的標準,由所在村民組村民公開推選,一年一聘、動態管理。

  二是合理定薪激勵人。社會管理員薪酬實行補貼制,由“基本補助+績效補貼+考核獎勵”構成,基本補助按照每人每年600元、績效工資按照網格人口每人每年5元的標準,由鎮政府撥付到村,各村考核發放;年度考核為“優秀”的,再給予400元獎勵。按此標準,每名社會管理員年補貼近2000元,優秀的可達2500元。僅2013年,石楊鎮就投入補助資金近80萬元。

  三是明確職責用好人。農村社會管理員當選后,與所在村簽定《目標管理責任書》,明確工作責任,主要是當好“十大員”:社情民意收集員、為民服務代理員、矛盾糾紛調解員、法律政策宣傳員、農村發展參與員、公共事務監督員、重點人群幫教員、安全防范治安員、精神文明督導員、維護穩定信息員。

  四是建章立制管住人。建立例會制度,每季度召開一次,聽取工作匯報,部署工作任務,分析研究形勢,會商矛盾問題。建立培訓制度,把社會管理員教育培訓列入村干部教育培訓工作計劃,利用學校、遠程教育、綜治維穩信訪干部培訓等載體,每年培訓不少于4次。建立聯系制度,鎮領導班子成員每人聯系2名社會管理員,幫助指導工作開展。建立考核制度,一年一考核,結果作為發放績效、評先評優及選拔任用村干部的重要依據。

  實踐證明,推行社會管理員制度,激活了“末梢神經”,縮小了“管理單元”,強化了基層力量,疏通了路徑渠道,群眾有了“主心骨”,干部有了“好幫手”,干群聯系有了“新橋梁”,有力促進了農村地區的和諧穩定。

  一是基層治理有了“一張網”。社會管理員隊伍遍及每個村落,覆蓋每個村組,橫向到邊、縱向到底,主動當好“十大員”,“平時一張網,戰時一堵墻”,為基層社會治理提供了強大的力量支持,夯實了信息化的基礎性工作。

  二是矛盾隱患有了“信息源”。社會管理員身處群眾之中,對每家每戶都“知根知底”,能夠在第一時間掌握社情民意,了解群眾訴求,上報問題隱患、事件苗頭及其他不穩定因素,提前介入并協助鎮、村干部妥善處理。試點以來,全鎮社會管理員累計上報各類涉穩信息1000余條,及時避免了一些案(事)件的發生。

  三是群防群治有了“帶頭人”。農村治安盲點多,留守人員多,防范能力弱,容易受各類違法犯罪侵害。社會管理員人熟、地熟、情況熟,白天開展便民服務、隱患排查、防范宣傳,晚上帶頭打更巡邏,組織群防群治,提升了村民小組治安防范水平。試點以來,全鎮刑事、治安案件同比分別下降了40%和60%,盜竊案件降幅高達80%。

  四是農村穩定有了“穩壓器”。社會管理員在群眾中有威望、受信任,在調解村戶、鄰里、家庭矛盾等方面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有了他們的主動參與,群眾心理更易認同和接受,矛盾問題更容易得到解決;確實需要村“兩委”或上級部門解決的,及時上報、積極參與,有了他們的支持配合,更便于工作開展。試點以來,全鎮400多件信訪事項中有350件提前得到信息,途中勸訪的達18件,到市赴省上訪分別下降了43%和50%;全鎮調處的1500多起矛盾中,社會管理員參與調解率達87%,發揮了不可替代的“防火墻”、“穩壓器”作用。

  五是人民群眾有了“代言人”。自然村雖小,卻“五臟俱全”,充當“十大員”的社會管理員起了“半個村干部”作用,通過上門代理和全程服務,省去了村民奔波之苦,贏得了群眾的信任和支持,已逐步成長為村民心中的“當家人”,2013年底,石楊鎮通過深入63個農戶考評走訪,群眾對社會管理員工作的肯定率達到96%。

  三、意見和建議

  社會管理員活躍在廣大農村,在基層社會治理工作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但還存在一些不足之處:一是全市“面上”還沒有鋪開。石楊鎮試點取得經驗后,和縣縣委下發意見全縣推廣,目前其余鄉鎮尚未完全落實到位;含山縣于2012年在全縣推行這一制度,但受多種因素制約,還需進一步加強和改進。此外,我市其他農村地區均未推行,相關工作沿襲舊制。類推城區的網格化管理,平均300戶、1000人左右劃分一個網格,配備一個網格員,網格過大,且網格員多由社區專干兼職,工作任務繁重,難以實施有效管理,需要進一步劃小管理單元,樓棟長這一資源尚待挖掘。二是制度機制仍需規范。“十大員”作為農村社會管理員職責,內容過于寬泛,職責任務不夠細化,隊伍的指導管理部門不清,需進一步完善整套制度機制,重點要強化社會管理員在信息收集、矛盾化解、安全防范等社會治理方面的責任。三是經費保障還需加強。社會管理員均為兼職,薪酬采取“以錢養事、誤工補貼”的方式。石楊鎮保障及時充分,激勵作用及推行效果明顯,但有的地方,保障力度不夠,待遇偏低,與承擔的工作任務不匹配,影響了農村社會管理員制度的作用發揮。四是隊伍整體素質有待提高。受農村勞動力轉移等因素影響,社會管理員隊伍整體年齡結構偏大、文化程度偏低,制約了基層治理新手段、新技術的運用。這些問題需要在下一步工作中認真研究解決。

  今年,省委、省政府就推進社會服務管理信息化建設作出專門部署,提出明確要求。推進社會服務管理信息化建設,網格化管理是前提和基礎。目前,我市主城區已全面推行網格化管理,但廣大農村地區尚未統一實施,與農村日益繁重復雜的社會治理任務和社會服務管理信息化建設要求不相適應。我們認為,和縣石楊鎮實施的農村社會管理員制度就是農村地區網格化管理的有效形式,規范完善后,可在全市農村地區復制推廣。為進一步完善并全面推廣這一做法,特提出以下意見和建議。

  一是在推廣范圍上要實現全城化。農村社會管理員職責范圍涉及多個部門,需確定一個市級主管部門,牽頭起草全市推行農村社會管理員制度的指導意見,提請市委、市政府印發實施,必要時,召開現場會推進落實,實現全市農村地區全覆蓋。在農村地區推廣并取得實效的基礎上,按照“先行試點、穩步推開”的思路,在城區網格以下層級推行樓棟長制度,原則上多層以樓棟、高層以單元為一個小網格(50-80戶),選配1名樓棟長,戶數較多或較少的,可按照“地緣相近、便于工作”的原則,進行適度調整。相關工作模式參照農村地區、結合城區特點執行。

  二是在職責設定上要做到具體化。對目前農村社會管理員“十大員”工作任務進一步梳理,分兩大類予以明確:一類是基本職責,主要是信息收集上報、矛盾糾紛調解、社會治安防范等社會治理工作,以及為民服務等內容,以項目化、條目式確定下來,以免造成工作全憑主觀能動或僅被動協助村干部做一些事務性工作的局面;另一類是臨時性任務,應根據工作量予以適度補貼,防止職責隨意擴大、與待遇嚴重失衡。

  三是在隊伍管理上要力求精細化。明確社會管理員隊伍管理的責任單位,出臺一整套制度辦法,對人員選定、管理使用、教育培訓、考核獎懲、退出機制等各個方面作出規定。創新“雙推”、(黨員推薦、群眾推選)“雙培”(把社會管理員培養成黨員、把黨員社會管理員培養成村干部)、“雙評”(群眾評議、評先評優)等激勵機制,切實解決好素質不高、隊伍不穩、積極性差、認同感弱等問題,逐步推動隊伍的年輕化、專業化。

  四是在工作方式上要跟上信息化。在推廣社會管理員制度、構建農村網格化管理格局的同時,搭建起以網格化為基礎、以信息化為支撐的農村社會服務管理綜合應用平臺。在此基礎上,運用移動智能終端和互聯網技術,對網格內信息進行實時采集、及時報送、跟蹤處理,第一時間準確掌握網格內信息變更、社情民意、矛盾隱患和突發事件等情況,逐步構建“有人巡查、有人報告、有人解決、有人督查”的閉環運行機制,不斷改進治理方式,努力推進社會治理能力的現代化。

  五是在經費保障上要走向多元化。建立多元化的經費保障機制,縣區政府為投入主體,進一步加大投入,保障并逐步提高基本補助和績效補貼;鄉鎮按照縣區投入的一定比例,保障考核獎勵和日常工作經費,有財力的村亦可適度分擔。統籌各部門有關專項工作經費資源,對涉穩信息報送、提供重大案件線索、矛盾糾紛特別是疑難復雜和信訪問題化解等方面作出較大貢獻的,實行“一事一獎”。將社會管理員承擔的一些公共服務性事務,納入相應的政府購買服務項目,多渠道解決經費問題。

冰球突破最高多少倍